注册 登录
全经联网 返回首页

蒋伟的个人空间 http://home.quanjinglian.com/?1062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藤布文化

已有 565 次阅读2019-3-14 10:14 |个人分类:文化旅游|系统分类:文章

藤布文化

 

 

 要:猿人站立起来是人类迈向文明的一个大跨越,漫长的进化之路,从全身裸露到用藤条树叶遮羞,直到“布”的出现才真正代表人类进入文明的时代,成为区别于动物最重要的标志。而“布”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定有它发生的源头。以“藤”为代表植物早期的应用,到利用“藤”等植物进行编织,最后发展到用藤蔓植物皮剥丝制作成最早的“布”,这些文明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给我们清晰的展现了植物编织对布料纺织的作用。从植物编织中提炼的代表元素“藤”,从纺织中提炼的代表元素“布”,在现实和考古以及信使资料中给我们讲述了“藤”到“布”精彩的文化故事。“藤布”成为编织和纺织的缩写代码,成为脉络关系的定位标注,更成为起源文化现象的特定符号。如果“丝绸之路”是民族贸易过后,根据产生的社会价值后人来命名的文化符号。“藤布文化”就是梳理编织和纺织渊源关系后,提炼出具有文明起源代表现象的文化符号。“藤布文化”就是讲述人类编织和纺织脉络关系并促进产业融合创新发展的文化。

关键词:猿人站立  迈向文明  源头  特定符号  藤布

 

“藤”植物编织的源头,天然柔软的线形材料,远古人抬运猎物、重物体以及搭建巢穴居和杆栏居最天然原始的绳子材料。“布”经纬交织的代表产物,高度手工艺技术展示的典范,是植物编织应用的衍生品类之一。可以说是先有以“藤”植物用的不断进步,再有“布”包裹人体温暖身心的伟大发明。“藤布”是编织和纺织两大具有相同属性产品又能高度融合的缩写,更是编织和纺织文化尤其是人类起源文化重要的符号标志它犹如一根无形的线连接世界,连接人类的沟通与交流、发展与进步。

 

一.发现记录人类文明无形的线 

布料的出现形成了人与动物最明显的区别,而布料是什么时候又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发生的也许是每一个地球人都想知道的关于人类文明如何起源的问题。

其实世间万物有些事,很多时候是在不惊异间,是大自然或动、植物以及一些事件给出的提醒和启示。“踏破铁鞋寻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有时对事物的认知真是这样的。牛顿因为一个苹果有了“万由引力”的发现,瓦特看见水壶水烧开发明了蒸汽机等等这些都说明善于在生活中观察与思考,就一定能发现一些在事物表象后面的精彩。

藤、布在人类文明发展脉络的发现上,其精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巧合中,它们将成为一种永恒的符号镶嵌在人类的生活里。

 

二.中华传统文化里发现藤的精彩

在长期深入田间地头和乡村民俗中,看到了藤编、竹编、棕编、竹雕以及夏布、蜡染、扎染等许多民间手工艺产品的制作过程,被其精湛高超的制作技术所震撼,也被艺人们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仍然保持乐观的精神所感动。

这些生动难忘的画面如电脑的内存条一样深深的印记在脑海里!

 

(一)放水节后面的精彩文化元素

2014年4月4日清明享誉世界的水利工程所在地,世界唯一举办“放水节”的城市--中国.都江堰,举办充满浓郁民俗风味的放水节,被誉为负有民族特色和文化内涵的“天府第一盛会”。该节始于公元978年一年一度,后人以此纪念率众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造福成都平原的李冰父子。它展现了川西民俗文化,再现了成都平原漫长的农耕发展历史,传承了中华民族崇尚先贤、崇德报恩的民族精神,具有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现实意义

水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拜水大典"咚咚咚"三声礼炮,身强力壮的堰工奋力砍断鱼嘴前阻断内江杩槎上绑索,河滩上的人群用力拉绳,杩槎解体倒下,江水顷刻奔涌而仪式中,麻绳、竹绳、竹笼、杩槎和各种服饰,仿佛就是”和“”文化元素的演义,是否也绽放出新的生命,穿越千年历史,把中华治水先贤和李冰父子的精神血液融入滔滔江水,接引到了人群之中,一起共舞,一起欢呼。

藤、布,是天然植物和块状面料两大用材元素的统称。藤、竹、棕、麻等天然植物编织原料为之“藤”,丝绸、棉麻、夏布等块状面料为之“布”。放水节上的拜水大典给我们深刻展示了三个元素符号:藤、布和水。

 

图片1:都江堰放水节仪式的“藤”和“布”

 

(二)藤在现实的应用画面

当下的拜水大典已经完全是现代的材料来演义,其中绳索更是现代的产物。遥想首位治水的先贤大禹或更早期的人类,在绳索没有出现的情况下是不是采用柔软又坚实的藤条来当绳索,这样的逻辑推断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长时间对植物编织观察中让我对藤的编织更有古朴痕迹的感动,记忆也特别深刻。在都江堰拜水大典上看到仪式后面隐藏的文化元素符号,大概就是对中华传统手工艺文化的收集和不断记忆的结果

让我们聚焦到这样的画面中。

一个现在还在发生的故事,各大报纸和中央电视台播报过的大凉山悬崖村。当地村民们外出,孩子们上学下山的时就是用藤条搭建起来的爬梯外出。当当地村民认为购买绳索都感觉极其昂贵,维修更换费用将是一个巨大资金困难的时候,也许满山的藤条就是用于搭建上、下山爬梯最好又无成本的天然材料。

 

图片2:大凉山悬崖村学生下山

 

让我们聚焦到这样的图像中。

当同在一个地球上的人,却是相差千年文明的时空,用简单的握手拉近了时间的距离。这不是科幻电影,而是定格在1998年现代人与原始部落人群的第一次友好碰面的画面里。当原始人群的头领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陌生的现代人后,又用手翻弄自己植物的裙装,是否告诉我们人类文明就从当(裆)下开始,就从遮羞开启了共同向往美好生活的新征程。

在画面中仿佛看到原始人与现代人唯一的差别就是服装的不同,从原始人颈部的藤条项链和绑扎叶裙的绳索,仿佛给我们暗示了植物编织和布料纺织之间的内在联系,揭示其在文化脉络上不为人知的渊源关系。当现代与远古时空碰撞并掀开尘封的历史,让我们在现实和考古以及信使资料中揭开其神秘的面纱,道出了“藤”到“布”文明发展进化的历程,述说人类文明文化起源的故事。 

想起这些遥远的和现在还在发生的事情应该说明了一些问题,当早期原始人类在没有先进材料出现的情况下,利用大自然现有的材料为自己的安全和生存条件的改善服务,一定是老祖宗们不二的选择,更是打开大脑智慧大门最好的钥匙之一。

对大自然的了解和对动、植物的观察和应用,让人类在广袤的大地上开始展现其磅礴智慧的力量,用这点石成金之笔不断去改变生活,改变自己,改变地球,让人类的故事从此与众不同。

 

三.藤故事的展开

的用途非常广泛,其中用藤编织的各种居家用品极大的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其绿色环保的使用价值让人们爱不释手,可持续利用的生态价值更显其可贵之处。

 

图片3:藤产品在居家中应用广泛

 

藤、给人们更多的是使用方面的印象,在人类文明文化起源的思考上可以说还没有,更没有大胆的往这方面去想。当人类处于文明文化最原始启蒙的阶段,当混沌大地第一道闪电揭开文明的帷幕,也许老祖宗们自己都不知道人类的文明和文化是从什么时候真正开始。

但有一点是公认的,人类的发展都是为让自己生活的更安全、便利和舒适。

“物竞天则、适者生存”地球一切生命体都遵循这样的法则,包括地球本身也是这样维系规则和遵守这样的秩序。遥远洪荒大地、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古猿人开动脑筋利用自然物和环境为自己提供便利和更好的生存空间,植物和动物给远古人类在文明的开启上一定贡献了巨大的价值。

它们当中也许有一些对人类文明的起源产生了巨大促进作用,但目前考古和信使资料却无法证明的时候,或许一些不相干的画面能给我们一些启示,在这机缘巧合中看见一点点透露出的光芒。

藤、就属于其中的一类!

 

四.影像及文献资料揭示一些起源的价值

 

(一)编织技术让人脑手发达起来

当古猿人直立起来的瞬间手结构就开始发生改变,并促进大脑的不断发育和发达,手和脑高度结合相互促进才有了人与其它物种最本质的区别。有人说:“当前动物永远不会进化到人,除非它们的前肢也进化到人手的应用发达程度。”如何促进手的发展并灵巧的应用,我认为编织才是最容易促进古猿人手与脑真正改变的技术活。因为、原始森林中的自然植物是最好又是最方便的选择,直立人早期对植物特别是对藤的利用就成为首当其冲可用的材料之一,藤、柔韧坚实保持时间长久可持续性是首选的主要条件。

编织技术的提高以及对记事能力的要求也会不断增强,说不定对语言的发声也产生影响。结绳记事的出现一定会对语言能力的表达有所带动,不同的事和物产生不同的发音,人类的语言也许就是这样慢慢形成并不断扩展的吧!然后不同的地域又出现不同的发音,各国、各民族的语言也就慢慢自然的形成了。

 

(二)影像资料揭示编织对人类的价值

让我们观看这样的画面。

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在《猎捕—最艰难的挑战》的故事内容里给我们呈现这样的画面,指甲盖大小的蜘蛛可以吐出长达20多米的丝线,它会分析风力、风向和什么小飞行物种通过,然后布设陷阱守株待兔享用美食,这智慧和劳动能力也不比人类差多少,辛勤劳动看来也不是人类唯一具备的优秀品质。

在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播出《生命1》的故事内容里,小鱼为了逃避大鱼的追杀跃出水面最后长出翅膀能飞行200米的飞鱼,说不定它就是鸟的雏形。影片里还介绍,植物果实为不让动物觅食长出坚硬的果皮。黑帽悬猴想食用其里面的果实有了自己的办法,它首先把果实摘下来,然后再把果实放在有阳光处晒十几天,让其水分蒸发形成比较干脆的效果,然后去掉果皮并将果实放置石窝(石窝如碗)上固定住,这时餐桌已经准备好了。石头为餐刀,黑帽悬猴就用前肢举起石头砸向干脆的果实,然后慢慢分享里面甜美的食物。 

还有一部纪录片是秃鹰为了食用巨大的动物骨头,用嘴叼起骨头飞向高空将骨头摔在巨石板上,形成粉碎状后再慢慢的享用。还有蚂蚁建造巨大坚固通风又良好的蚁穴等等,这些精彩的画面谁又能说动植物没有智慧的大脑,谁又能说动、植物不在劳动,说明用石头服务本能生存不是早期人类石器时代的专利。然而到现在,为什么只有猿人进化成人,而黑帽猿猴还是猿猴。我想答案只有一个,掌握基础的材料使用让前肢不能进化、让大脑不能真正发育发达起来。而只有真正掌握编织技术后才点燃人改变世界的超强智慧。因为、只有编织技术的不断完善提高,才能让人类从最原始洞穴居住的改善、避寒的布料以及狩猎的用具等与生存密切相关的发明创造逐渐完善先进起来,想象力和创造力才会不断提高。“心灵手巧”阐释的相互关系和作用就给了我们明确的定义。

而人类早期,绳子以及精细的编织材料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对大自然中植物的利用就是最可行的基础物质材料,而对藤的使用和利用也许就是当时身边随处可见,最天然方便的材料之一。

 

(三)文献资料揭示一些起源的价值

前面说的大凉山悬崖村用藤条搭建上下山爬梯的画面和非洲原始人对藤条和树叶在身体的应用,让我们有找到源头的感觉。在很多描写古代环境的诗词里更有生动形象的描述,让我们遥想在植物环抱中田园牧歌、炊烟缭绕非常惬意如诗般的生活场景。

中国古代著名诗人描写藤的诗句有很多,其中唐代诗人孟浩然在《万山潭作》诗中是这样写到“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描写了动、植物与人和谐生活的真实画面,看出当时自然生态无比的好,藤条成为猿欢快嬉戏玩耍的主要工具和材料。宋代诗人秦观在《好事近.梦中作》诗中是这样写到“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 ,诗句中也真实再现了古藤浓荫覆盖的优美植物意境,古藤成为当时古人遮荫纳凉休闲的重要场所。两个不同年代的诗句都从侧面赞美了藤给动物和人带来的欢乐与惬意。

这让我们想起女娲用青藤搅泥创造人类的深动画面,青藤肯定是创造不出人的,远古时随处可见的青藤带给人许多快乐,用这样的描述来给“藤”谱写优扬的赞美曲。让我们对“藤”在人类文明进化发展中起源的价值和作用,仿佛也给了一个非常好的启示。

 

五.文献资料话说藤与字

《九家易》说:“古者无文字,其为约誓之事,事大大其绳,事小小其绳。结之多少随物众寡,各执以相考,亦足以相治也。” 结绳记事为上古记事的一种方法,毕竟不能全面地记载复杂的事物,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会被图画或文字取代。有了这个答案,仿佛给文字的出现找到一个好的答案。不过我们也会问:绳子又是如何演变而来的?远古人也不会一生下来就会结绳记事吧?

 

(一)考古发现场景推演

考古发现国内最早的古人类活动遗迹是距今200万年左右的重庆巫山人遗址,这时期已经进入直立人阶段,开始使用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和石片等器物为生活服务。

图片4:直立人时期人类与藤条

 

我们可以遥想当时没有绳索出现的情况下,古猿人打猎后也许就是用当时最方便、最柔软不易折断,身边随处可见、可拿的藤条来绑扎抬运猎物。藤条除了抬运猎物,用藤条打结记录狩猎和储存多少以及方位的情况,有可能就在这个时期出现,结藤记事或许就是结绳记事的源头。

结绳的出现标志早期人类对手工编织的技术有了初步的掌握和应用。从此让人类大脑插上智慧的翅膀,开始迈向改变世界的脚步。

而这一人类文明炸药的点燃也许对藤开始的使用起到重要的作用!

图片5:藤条打结记事

                    图片6:结绳记事

手工编织技术的进步又出现绳子,结绳记事才有可能出现,结绳记事是最早文字的雏形并有了对字的记载。再往后才有甲骨文、篆字等文字的不断进化发展,文字体系的逐渐完善和进步,一直到今天简化易记的多彩文字体系。

 图片7:结绳记事在文字中的痕迹

 

(二)场景复制还原历史

四川阆中风水博物馆里的开篇就讲述了远古早期人类从穴居到巢居再到杆栏居的进化过程,这些居住方式的变化在绳子没有出现的时代里,就是用藤条绑扎树木,搭建巢居和杆栏居房屋以及抬运猎物。

冥想这些遥远的场景画面,应该给我们显示了一些早期文明如何起源的可贵痕迹。

藤、是绳和线应用最原始的雏形,它也许是中华民族最原始族群的图腾

志,这一印记在人类之母女娲(藤条树叶遮身)的身上就形象生动的反映出来。

 

                 图片8:阆中风水博物馆狩猎雕塑

 

中国书法是奉为华夏文明乃至东方文化的楷模,世界各国中文字唯一具有使用和审美的功效。在中国书法艺术上唯一称为书圣的王羲之,在卫夫人倡导“师法自然”的教学理念中,在练习书法基础技法打实上,就是通过“看石、看云、看藤” 三部曲不断在自然中找寻源头答案,不断思考文字与自然界万事万物的联系,不断在观察中去感悟,终于在书法艺术上取得辉煌的成就。

这些都给我们印证了自然界对人类智慧的开启,以及生活艺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完善,提供了最原始的动力和强劲的支撑。

 

五.考古与文献话说藤与布

 

(一)考古发现文献记载藤与布的故事

人类最早出现的裙装(布的雏形)是“叶裙”,其就是用藤条绑扎树叶保护隐私处,仿佛就是现在的裙子样式,让原始人群对美和遮羞有了文明火种的第一次燃烧。它对人类的发展史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座丰碑。它才是人猿相区别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是人类真正迈向文明的象征。也标志当时对初级编织技术的应用和普及,实现文明初期用植物服务于人的巨大贡献。从此,人类结束了多少万年的裸体生活,走向文明人类改变世界的新征程。

当自立人站立行走的时候,审美意识逐渐开始形成。在满足遮身护体基本需要的条件下,在闲暇之余对其美观的考究并不断追求,就是当时除狩猎外最大的思考,除了满足实用美观,有效吸引异性关注也是其中的目的之一。现在的服装样式和时尚设计的趋势,其实都是在满足这些最基本的需求条件。向往美好、追求美丽、希望美梦成真成为了人类永远对物资和精神追求。

又说若干万年前,地球曾经遭遇第三次冰期,气候突然奇冷无比。生物大半都冻死,只有少部分动物大难不死得以存活。残酷的自然环境,迫使远古先民们用已经死去的动物皮毛抵御寒风。但当时只有“叶裙”的观念和意识,整块的兽皮不能有效的抵挡寒风,而且外出狩猎行动也不方便。在掌握最基础编织的先民们又开动脑筋,发扬初级编织的智慧基础,经过不断的积累与创新突破,终于发明了骨针和用于缝制初级植物纤维线的雏形。 

我国在位于云南的元谋县发现距今约170万年左右人类居住地有炭屑,即有可能是使用植物碳化的结果,也有可能是植物燃烧的余烬。这些发现也许可以说明当时的古人类已经开始对植物用于生活中的使用。1993年,在北京周口店山顶洞发掘出土了一枚尖端锐利,针身圆滑,尾部穿孔的骨针。针长82毫米,直径3.1 ~ 3.3 毫米,针眼部分已经残破。这枚骨针的发现在我国纺织史上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说明大约距今约1.7-1.8万年前的古人类已经开始使用骨针缝制兽皮和粗纤维布料衣服。它表明两万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已经创造了原始的缝纫工具,能够给自己缝缀简单的布料。骨针的出现更标志人类早期对手工艺制造技术特别是编织技术完全的掌握和应用,应该说是开启了人类对艺术与生活创造性创作的辉煌未来,更为人类精加工的手工艺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国最早发现纤维物,是在距今约7000年左右的江苏吴县草山遗址出土的三块葛藤纤维碳化了的纺织物残片。“葛”属于藤本植物,这充分说明古人类对植物对“藤”使用和利用比较早的结论,也说明早期“藤”与“布”紧密的发展进化关系,这与云南元谋人居住地有植物的炭屑,以及植物在人类社会原始初期阶段形成前后不断演变的呼应。在与对中华文字非常有研究并撰写《岩画中的文字和文字中的历史》一书的高原老师交流中,高原老师也明确指出“布”字起源于“不”字,“不”字本意为花朵后面的花蒂以及带着的柎叶。这充分说明最早的“布”肯定与植物和叶子有关,从自然和便利角度,可以推断“藤”的使用也许是最早,对人类以及中华文明的发祥具有重要的作用。

《黄帝内经》也载:远古时期,先人们用葛搭建葛棚居住,编织葛床睡眠,用葛纤维纺绳织布,编葛鞋;用葛根充饥、医病;葛根为华夏人类繁衍做出过重大贡献。《中国通史》记载:大约5000年前,随着农业的发展和手工编造技术的提高,纺织技术出现并发展起来。以葛天氏为首的部落酋长,将葛藤采集,以量晒清除外皮,或像《诗经》中所说煮去外皮和连接纤维之间的那些东西提取葛的纤维,然后再编结成布,做成衣服来替代用兽皮做衣的原料,以解因部落兽皮不足而没有衣服挡寒遮羞之急,将人类文明向前推进一大步。

 

(二)藤与女娲的故事

华夏之谓,即来自服章之美和礼仪之大可见,华夏族(汉族)是以服饰(布)华采之美为华;以疆界广阔与文化繁荣、礼仪道德兴盛为夏。从字义上来讲,“华”字有美丽的含义,“夏”字有盛大的意义,“华夏”本义即有文明的含义。华夏二字在现实中的实体展示就是服饰、礼仪、经典。华夏文明是炎黄血统、诗书礼仪文化和中华疆界统合在一起的实体。

 

图片9:古代服装的绚丽奇美

 

关于“藤”和“布”在中国的大地上传奇感人事有很多,他们不仅在应用功能上给我们展现感动,在美丽的传说故事中更是体现了它的弥足珍贵和美好吉祥的寓意,但美丽的故事总有它一个美好的开始。这个故事可以从人类之母女娲和伏羲说起,《山海经》记载人类之母女娲人身蛇尾用藤条和树叶为衣服(藤就是布)并用青藤搅泥创造了人类

伏羲相传其人藤条和树叶为围巾,他模仿自然界中的蜘蛛结网而制成网罟,用于捕鱼打猎。这大概就是人类最早经纬编织“布”的雏形吧!女娲身上的青藤和树叶是不是创世前混沌大地上最早“布”的雏形呢?

如果树叶是面料,藤条就是连接的线,“叶裙”的诞生就是这两个材料有效组合的产物。

用青藤搅泥造人更印证了人类和“藤”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发散的思维中我们更能感知藤与人类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联系。藤与字、藤与布等等,也说明了人类对藤的利用和使用是最早的结论,在布与字的起源阶段探询寻找到一些有力并符合逻辑的关系。

图片10:女娲藤条树叶遮身

 

(二)藤布与炎帝的故事

“藤”搅泥不仅创造了人,它还时刻帮助人,为人解难。在这方面得到帮助最有代表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山海经》记载中华民族始祖炎帝(神农氏)在高山采药时被困山中,就是用青藤花了三年时间,往上搭了360层,绑扎搭起架子才爬上山顶并得救出来的,这也预示了“藤”有帮助人类战胜困难摆脱危险获得成功的寓意。这与前面讲到的大凉山悬崖村用藤条搭建爬梯的事又吻合了!

距今7000多年的炎帝神农氏时期,教民麻桑为布帛,治麻为布,民着衣裳。人类由朦昧社会向文明社会。麻纺织业得到了飞速发展。《管子·轻重戊》曰:“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周礼·天官·疾医》释云:“五谷,麻、黍、稷、麦、豆也。”《商君书》载:“神农之世,男耕而食,妇织而衣。这说明神农时代已解决了衣食之忧。传神农之书《神农占》:“八月有三卯,旱,麦大善。无三卯,麦不善。凡虫食李,则黍贵。食枣,粟贵。食杏,麦贵。食荆,麻贵。食桑,丝贵。”神农用占卜预测“无三卯而麻贵”,可证明当时已广植麻用了制麻布而作衣。

《吕氏春秋?爱类》云:“神农之教曰„„女有当年而不织者,则天下或受其寒矣。”说明炎帝之世,不仅有了纺织,而且能够制作衣服。从陶器上粘留的布纹观察,粗纹像现在的麻袋,细的和现在的帆布差不多。缝衣服的骨针,纤细精巧,出土的数量也很多。这些原料和用具说明当时人们缝制衣服是普遍的,已成为先民生产生活的基本内容之一。在宝鸡地区发现一件彩陶,上有妇女穿衣服采摘果子的侧面图像,衣服是两个三角形,上衣和下裙是分开的,可知当时衣裳已经分开。上衣无袖,类似今日的马甲,下衣像短裙一类形式。

     相传远古时的先民,不论男女,都穿兽皮来保护和遮掩身体。可是,到了夏天,赤日炎炎,兽皮穿在身上,实在热得难受。没有办法,大家只好把野兽的皮,割成很细小的条条,用它来把树叶串连起来围在腰上过日子。树叶易烂,穿不了好久就要更换,很是麻烦。一天,炎帝在山上砍柴,发现一种植物的皮软绵绵的,很是结实,他就砍下来几株,把皮剥下来,用它来把柴火捆得紧紧的。他回到家里,把柴解开后,拿着这树皮仔细地端详着。原来这树皮的里层有一种白色的纤维,所以柔软结实。用手一撕,它还可以分成一条一条的。他看着、撕着,很是高兴,便要人们用它来代替皮带串连树叶。大家称赞不已,异口同声他说:“它比皮带好用得多,既方便,又省力,要粗要细可以随意分撕”。后来,人们在使用过程中,又渐渐发现可以把它搓成更加光滑结实好用的绳子。

由于树叶容易烂,烂了又要用这种树皮或这种树皮搓成的绳子补缀新的树叶,这样补了又补,渐渐变得叶少绳多,如此多次,这种树皮绳子横七竖八、密密麻麻的,不好再补了,他们也不想再补了,就把它连成一种绳子结织似的东西披在身上,围在腰间。这就是人类最早结织的衣服。

    用这种树皮绳子连缀起来的衣服,穿了好多年,大家感到太稀、太粗,想要改善,又想不出办法来时,炎帝发现一年轻女子坐在大树底下的草地上,一边乘凉,一边聚精会神地把这种树皮撕成一条一条的细缕,缠在手指上穿来穿去,织成密密的小块儿玩。他觉得这很新鲜,心里默念,如果像她这样再多织一些,把它连缀起来,穿在身上,不是一件好的衣服吗,于是,他就仿照着织,织了很多小块后,再用骨针连起来,穿在身上,觉得挺舒服。这样,他就告诉人们,如此这般地做起衣服来,并给这种植物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苎麻”。

    后来,又经过好多好多年,人们在反复实践中,才发明织布机,把苎麻撕得细细的,再织成细密的麻布,从此,麻类植物并做成布料应用在生活中,便成了人类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东西了,一直到今天也还发挥巨大的作用,装点并丰富人们的生活内容。

(三)衣与黄帝的故事

“藤”是智慧和力量的化身,“布”就是关爱和温暖的代名词,在现实生活中它也确实是这样为我们美好呈现和述说。如果说炎帝与“藤”结缘后产生布料,黄帝就是“衣”的化身,因为黄帝他是中华民族的创始人,在传说中他是管理风雨雷电的神,他发明了衣服(就是布),教会人们遮体御寒。

距今6500---6000年之间,在黄帝辕辕氏时期,在缝织方面,达到了广泛的运用。发明机杼,进行纺织,制作衣裳、鞋帽、帐幄、毡、衮衣、裘、华盖、盔甲、旗、胄。《黄帝内经》和《淮南子》记载:“手经指挂”,是指把一根根纱线依次接在同一根上木棍上,另一端也依次接在另一根木棍上面。并把被两根木棍绷紧的纱线绷劲,绷紧的纵向纱就成了经纱,一次横线织入的纱就成了纬纱。《易系辞》:“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所谓衣裳,便是指用麻丝织成布帛而缝制的衣服。

 

(四)布的精彩故事

“布”当它依附于人的身体就和人演义了无数的感人场景。传说大禹当年治水一个巨大的岩石挡住去路,他就用捆在腰间的苎麻织带(就是夏布)紧了又紧,并产生巨大力气把挡路的巨石推倒。具有世界纺织活化石的“夏布”就是用一种叫苎麻的植物皮,用手剥成丝线制作成布的典型代表,再经过精加工技术处理,目前成为国内以及欧美国家高档时尚的服装消费品。当今傈僳族还保留植物火草编织的技术,她们能用手在植物纤维上裹出一根根丝线。 

中华民族的母亲——嫘祖,出生在西陵(今四川省盐亭县境内)是黄帝的正妃,她贤惠、善良,又是教民养蚕缫丝的创始人,我国素以“丝国”著称于世 。嫘祖是中国的世界的“丝(丝也是布)”的发明者和文化传播者。

 

(五)布与国家政权的稳定

说到“布”有一个关于布衣的典故,《盐铁论》中说:古代普通人要到八九十岁才能穿丝绸衣服,在这以前,只能穿麻衣。所以老百姓称为布衣。西汉开国诸臣授官将相的,绝大多数“起自布衣”,称之为“布衣将相”。“布衣”原指穿麻布衣服的人,后来成为一般平民的代称,其中包括农民、手工业者及没有官爵的地主。有出身白徒(一般农民)、屠夫、丧事吹鼓手、小商贩、戍卒、小吏等。他们流品很杂,除娄敬外,均是跟随刘邦打天下的功臣。他们在反秦起义及同项羽的斗争中,逐渐壮大起来。西汉建立后,形成了布衣将相之局。布衣将相的出身和经历,对他们的政治决策产生了重大影响,给“文景之治”打下了基础。布衣将相之局还影响统治集团的内部关系,使其保持布衣的朴素作风。表现在汉初君臣之间的等级关系还不那么森严,注意选拔人才,也较注意节俭。这种作风,是汉初布衣政治的一个重要方面。“布”起到一个稳定政权的记载也许只有中国的文化才如此详细的描述和讴歌。前面章节说的“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便是指用麻丝织成布帛而缝制的衣服为治理天下起到巨大作用,成为人类社会走向真正文明的重要阶段标志。看来古时候“布”的应用不仅是一个包裹身体的面料还是一个政权稳定根基牢固的标准衡量物!

 

(六)布成为国家形象的代表

华夏”命名具有布的属性内涵在里面,“布”是否也展现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特征,表现其连接、延长、延续的功能,更有温暖和关怀的寓意。与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经久不衰、延续不断以及倡导和谐的思想相吻合。

“丝绸之路”就是经纬线编织成面的故事,成为“布”最中国的形象代表,它编织成无形的彩布温暖丝路沿线各国,充分展现大中华其独有的文化魅力,成为人类历史上永远展示民族文化与精神的象征,成为通往世界各国,连接各民族友谊的情感纽带,并以永恒的文化符号在世人心中铭记。

在人类文明文化的进程中,很多文明现象都有可能随着时代的需要而发生变化或消失。只有与人最密切的不会消亡,而“布”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元素。在人对衣(布)、食、住、行四大物质必须的消费上更显其重要性,并且随着社会的进步,对“布”要求一定是越来越绿色、环保和时尚。当今世界各国都在展示自己的文化软实力,“布”随时都伴随人类的特殊性质,成为展示国家形象和民族文化品牌的一个重要的载体,并将永恒延续下去!

              图片11“布”展现国家独具特色的文化

 

这些考古遗迹和文献资料仿佛印证了“藤为布源、布为服始、服暖人间”的进化发展的关系。上面有限的文献以及影象资料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人类文明和文化如何开始的可贵线索,给我们探询人类文明文化的起源打开了一扇窗户。

 

(七)藤与布的内涵品质

在古代战争时期藤又是最好的防护用具,三国演义“七擒孟获”让我们激荡不已,“藤甲兵”的刀枪不入更是让我们记忆深刻、难以忘怀,说明藤又具有坚实的一面。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我们的老祖宗以及无数先贤们与“藤”和“布”有如此多的感人故事,也说明“藤、布”是我们中华民族一个神秘但又朴实温暖的文化元素,它遥远梦幻又近在眼前实在可爱,它如空气、水、氧气一样缺一不可但又无私奉献,并永远陪伴与我们风雨同舟并肩前行一直到永远。这真是“依形而住好邻居,苦乐相伴无怨言;顺势而为勇攀登,艰难险阻埋头担。经纬交错互帮助,友谊牵手不独行;热走冷来化温暖,谱写人间真情爱。”用这样诗句来赞美“藤”和“布”带给动物和人类的快乐与温暖也许比较恰当。

“藤”和“布”这些属性与“水”的特质又高度吻合一致,这不能不说“藤、布”和水这一给予人们精神层面上价值的提升和带给人类美好生活的寓意。这与在放水节现场发现“藤”和“布”文化元素又高度吻合了,都江堰放水节发现的“藤、布”元素,给原藤编产品广泛的出产地和丝绸(布)的发祥地找到一个明确的地域符号标志,“藤、布”元素的提炼与实际应用将会给四川文化以及中华文化的输出和特色工艺产品的展示贡献力量,并实现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价值。

“文化+产品”才能形成可持续内容丰富的特色文化产业,“藤、布”文化元素的发现是因为先看到广泛应用的产品,再挖掘和提炼出有源头标志的元素符号。它将是中华传统文化在传承与振兴上的代表作品,在梳理中华文明的脉络上也将贡献一定的价值,在传统手工艺技术的传承和展示上也将贡献力量。这些精彩感动的故事是否在提示我们,远古先民或许就是从利用藤、使用藤和观察藤感悟到用它记录简单事情,从而开启了中华民族文字以及其它文明文化发展的伟大进程。这些体现出来的精神内涵充分展现了中华民族伟大创造的精神与品质特征,让其深深融化在滋润万物生长的水分子里,给我们输送呼吸生存的养分,陪伴我们不畏艰险,努力的、充满自信的茁壮成长。

 

七.人类历史如一台织布机在编织精彩的故事

恩格斯说:“劳动创造人本身。”如果在长期不断的劳动中,积极总结经验和教训,逐渐发现一些自然物对人生存环境的改变作用,同时不断激发人大脑的智慧让自然物服务与人。藤也许是早期人类应用并不断创造新事物的一种,回看人类文明文化发展的轨迹,很多重大发明创造、深邃的哲学思想等等创造性的思维,都是在大自然以及动植物上给予人的灵感和启示。

人们看到蜘蛛网有了鱼网的出现,看到鸟儿有了飞机的出现,看到带齿植物有了木工的锯子,观看天气变化制定了节气历法等等这些都是大自然以及动、植物给予了人类的灵感。

寻根是人类有记忆、有思想的高级物种进步的表现,与生俱来一直存在的人文情怀。清楚知道人类的过去,才能规划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在寻根的道路上顺藤就能摸出瓜来。人类在200万年左右的进化中一直有一根无形的线在连接发展变化永动的脉搏,让人类文明前进的血液流淌不止,生生不息。它将以一个超级符号的标志图形镶嵌在人类生活当中,默默陪伴人类,与人类同呼吸共命运到永远。

 

图片12织布机经纬线编织中华民族及人类辉煌历史

 

而这根无形的线就如“藤到布再到人伴永远”无声激荡恒动的电流,在无形织布机上永远的流淌行走着,这传动的人类人文精神丝线,编织出人类改变世界美丽梦想宏伟的彩色画布!

 

八.民族文化脉络世界和平纽带

我们说传统工艺、谈文化脉络。文化最有活力的存在形式,一定不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或故弄玄虚的表象。好文化、长远深刻的美好记忆都是自上而下都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东西。它不一定突出,但它一定就在您身边,一说就在。

说了这么多、论证了这么久,其实只想说明一件事“藤为布源、布为服始、服暖人间”的道理。仿佛找到“藤—绳(布)—字—音—其它”的渊源关系,这真是“青藤启万物,洪荒女神助;天地人为仙,长虹歌谣赋。”深耕生活有了对中华传统手工艺以及乡土文化感染的记忆,而挖掘提炼的“藤、布”元素符号并不是天马行空突发其想的创造发明词汇。其实它从人类站立起来的时候,就在人的生活中间,就在每时每刻的使用当中,成为人类无声的伴侣。

衣、食、住、行成为人的必需消费,衣是“布”最直接的形象代表。《尚书》云:“可三日无食,可百日无舍,则不可一日无衣”。这不是指维系性命的生存,而是指人文,指廉耻,指人类文明价值及精神思想的传承。如果说藤到布到与人最密切的关系清楚了,记录中华民族以及世界人类文明发展的脉络找到了,那述说这个故事最有资格,也最能说清楚的国家就是中国,因为,世界公认的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的历史和文明的记载没有断代。

每一种产品都可能成为意义的媒介,就像各种仪式中所用的道具一样。可以说人类社会所有活动和仪式都离不开“布”(包括服饰)这一特殊的道具来完成,都是由“布”来渲染环境烘托出要表现的主题思想。“藤”又为“布”的源头,明确了其特殊的发生与延续发展的关系。中华民族从女娲和伏羲藤条树叶遮身,象征中华民族从“布”述说文明的开始。用藤条搅泥创造人类,说明藤在远古人类生活中的密切关系,印证了华夏民族以及人类与植物与藤发展进化的脉络。“华夏”命名有“布”和“礼仪”代表的属性,“丝绸之路”有“布”和陶瓷文化魅力的友谊牵手,通过对“藤、布”元素符号的重新定义,形成“藤”和“布”两大产业的再次整合重新上路,让中国以“布”突出的文化大国形象再次闪耀世界,用经纬线再次编织世界和平友谊的纽带,形成一个创新的文化资源符号。

 

图片13藤布的世界、世界的藤布

 

.结束语

以文化形成的符号从来也没有像今天为人所重视,被商业所关注。一切文化,除了物质的形式之外,都是以符号的形式而存在。有学者甚至预言,随着后现代的消费社会在全球蔓延,一场以消费社会的需求为牵引的符号经济的革命正在成为自工业革命以来意义最重大也最深远的人类社会转型。“双十一”为光棍的符号却成为全民狂欢购物的节日,可为是文化与商业运营的经典之作。“七夕”中国情人节开始兴起成为内需消费的又一民族文化盛宴,传统文化以符号形式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在生活以及营商环境中更加突显其重要的作用和价值。我们在探讨商业模式,其实最好的商业模式就是创造一种有文化底蕴,有丰富产品为支撑,国家和政府支持倡导并有广泛群众参与的游玩购物运动。

  “藤布”就是要打造这样一场文化产品消费的盛宴,“藤布”成为编织和纺织的缩写代码,成为脉络关系的定位标注,更成为一种文化现象的特定符号。如果“丝绸之路”是民族贸易过后,根据产生的社会价值后人来命名的文化符号。“藤布文化”就是梳理编织和纺织渊源关系后,提炼出具有文明起源代表现象的文化符号。“藤布文化”就是讲述人类编织和纺织脉络关系并促进产业融合创新发展的文化。只要我们找寻到“藤”在人类文明文化中起源的价值作用,知道“布”从人类开始进化发展到最终消失全过程永远都在记录的符号属性,就可以在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手工艺上实现有坚实根基的创新表现与开拓,再次显现出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的优势,在中华传统文化资源的转化上和产业整体发展上产生巨大的价值,谱写中华民族“文化创新”并走向“文化自信”新时代的美好征程。

 (版权注册法律保护)

 

     

[1] 张春光. 华夏人文根源探寻[M]. 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

[2] 吕思勉. 中国通史[M].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5.

[3] 陈庆惠,陈睿. 三海经[Z].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1。

[4] 田昌五. 华夏文明起源[M].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0.

[5] 张碧波,张军. 中国古文明探源[M].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6] 苏秉琦. 中华文明源流新探[M]. 辽宁人民出版社,2009.

[7] 方鹏. 中国人的起源[M]. 江西人民出版社,2010.

[8] 张辅元. 溯本求源话中华万物[M]. 九州出版社,2009.

[9] 刘志勇. 中国远古纺织的源流变迁[Z].

[10] 高嵩、高原. 岩画中的文字和文字中的历史[M],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7.


路过

雷人

握手

喜欢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中国网  人民网  新华社  中国日报  国际在线  凤凰网  今日头条  新浪新闻  东方财富  全经联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全经联网-全产业、新经济、联发展

Powered by 全经联网 X3.3 ( 京ICP备09077143号

© 2008-2018

返回顶部